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联系我们
  • 地址:
    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49号
      工作时间
  • 周一至周五:09:00-17:30
  • 周六至周日:10:00-16:00
中国创客与美欧创客相比,差别是什么?
2018-08-08 09:04:43 451
  • 收藏
  • 管理

    上周英特尔IDF期间,英特尔对三家创客推广活动中表现突出的三个创客社区深圳矽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智位机器人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创客工场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表彰颁奖,同时也通过与这家公司的高管进行了互动沟通,让大家对目前中国的创客社群现状、创客活动的推广进展以及中国与国外创客的不同及差距,进行了坦诚的分析与交流。电子工程专辑记者也在现场参与,并就专家的发言,整理出一些精彩观点。

         


    图为英特尔与三家创客合作伙伴举行颁奖仪式,人物从左至右分别是:上海智位机器人有限公司CEO叶琛、深圳市创客工场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 王建军、深圳矽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球销售与营销团队VP苏祐立、英特尔公司软件与服务事业部系统技术和优化部门客户端软件和优化组总监 Doug Sommer。

     

    英特尔公司软件与服务事业部系统技术和优化部门客户端软件和优化组总监 Doug Sommer介绍了英特尔为支持创客市场而推出的物联网应用开发工具。Doug 介绍:“为了帮助IOT程序员开发者,我们发布一个产品英特尔IOT的SOL,IOT的服务融合层。英特尔的IOT SOL开发工具包含了基于Web的图层化的编程环境和GS的中间件。因为它是一个基于web的图层化编程环境,所以开发者可以基于支持H5的网站上开发IO特的应用,由于iIOS SOL是用NotGS作为中间件,用户开发的应用可以部署在NotGS的硬件平台上。”

      

    深圳市创客工场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 王建军介绍了创客面临的主要问题以及他的创业历程。

     

    “我当初也是一个创客,在创客中面临的一些问题,所以才有了MakeBlock 的诞生。现在去实现一个想法或是去做某样东西,用到的技术会非常多,学校学的专业东西比较窄,比如说你是软件工程师,比如你是硬件工程师,涉及的面很有限,对于硬件工程师来说,他们的项目需要一些软件相关的工作就比较麻烦,软件工程师也是同样如此。

     

    现在面临的趋势,所有的技术都是融合得越来越厉害,对创客知识面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对于一个创客来说,并不希望在某个领域成为专家,从头开始学习某个领域全新的支持,我偏向硬件,我有一个项目需要用到软件相关的东西,我很难花一些时间了解前后台的语言怎么开发,我不想做这个,我只想把我的项目、想法实现,我希望专注于我的创意部分,而不是为了实现创意中间太烦琐的过程。

     

    对于很多创客需要的是拿来就用的东西,比较低门槛、封装好的,不需要你有很强的硬件知识才能做东西,类似于英特尔IoT SOL又进一步把软件进行的封装,通过IoT的平台可以很方便做一些IoT相关的应用,做一些Web的相应开发和服务都是相当方便。。”

     

    深圳矽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球销售与营销团队VP苏祐立表示,通过和英特尔的合作就是让软的懂硬的,硬的懂软的,很多软件工程师对硬件是一窃不通的,很多硬件开发者对软件是一窃不通的。

     

    上海智位机器人有限公司CEO叶琛则认为,“创客本身是以创意为主,创客的组成人群,很多时候是做艺术的、建筑的、医生。他脑袋里有奇奇怪怪的想法,由于专业的限制、知识面的限制,其实他实现这些想法是非常难的。我们希望提供一些低门槛,非常容易用的硬件,向英特尔提供非常容易用的软件,降低把这些想法实现的门槛。通过SOL,编程方面非常复杂,很多人可以通过十分钟、二十分钟就能玩起来,我觉得这是SOL最好的地方。”

     

    中国的中小学生也要做创客,会不会成为一阵风?

     

    在谈到中国的中小学生现在也开设创客课程,创客要从娃娃抓起的现象时,深圳市创客工场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 王建军回应说,“我们对中小学的市场会有非常多的了解,我们也看到,一个明显的节点是2015年李 克强到柴火创客空间视察,另外是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写到政府工作报告,就会看到很多的政府机构,包括学校,类似行政命令似的,很多人不知道创客,不知道创客教育是什么样的东西,领导说要做那就做,中国的政府其实拨钱也还是挺多的,市场空间确实蛮多,问题也会比较明显,这是难免的,政府推动的事情,下面没有准备好。”

     

    “我们现在体会很深的问题就是师资的问题,你做创客、创客培训,包括全国各地这么多的创客空间,加起来创客空间的数量比创客多,没有人知道创客空间怎么运行,板子怎么用,学生怎么带。学校之前完全没有这块,上面拨钱做这块,老师一般会放教信息技术的老师,这些老师是学校比较边缘化的老师,中小学的核心老师、最优秀了老师是教语文、数学的老师,被边缘化了老师被强拉去做这样一件很艰巨的任务。”

     

    “搞创客,就要老师学很多的东西,老师的主观能动性和能力都有很多的不足地方,这个短板补不起来,很可能是一阵风,钱花了,设备买回去了,实际上还是没法用,我们想做的事情大家在思考,我们不希望它变成一阵风,社会意义不应该变成一阵风。这个事情本身是没有错的,不希望做事的方式没有好的结果。”

     

    王建军认为,“我们在做的重要事情还真是降低门槛,如果创客事情很难,比如说用Arduino写一个程序,让老师会C语言,这是很高的门槛。类似SOL非常简单、非常直观的图层化编程语言的出现,某种程度上可以帮助创客普及,降低创客的门槛,这是我的一些看法。”

      

    中国、美国和德国的创客教育有什么不同呢?现在遇到了什么问题?

     

    在谈到目前中国与美国、德国等国家的创客发展到底有什么不同时,占有创客国外很大市场份额的深圳矽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自然有话说。公司全球销售与营销团队VP苏祐立发表了他的看法。

     

    “有关创客教育的议题,我想以中国、美国、德国三个部分做比较,同步在全球进展,中国的情况是政策一下来,每天电话接不完,毕竟我们是深圳最大的创客空间,柴火是我们公司,李总理来了以后,我们被打得电话最多,需求也最大。在这个部分呼应刚才王建军提到的,关键还在于实施。我们3月份的时候刚发布一个新闻,我们和赛博公司合资一个公司,专门在国内创客师资培训,这是我们在中国做的第一步。美国和德国,德国是把Arduino作为自己的体系。K15中学的系统里作为考试的指标,美国是拨到各个州、各个郡在做这件事情。为什么拿其他两个国家比较?德国和美国最缺的是产品填进去,中国是师资的不足,关键他们是从产品面缺乏,反过来师资是缺乏的,我们也就开始着手做,全国各地有师资培训班,培训老师成为创客的老师。” 苏祐立说。

     

    对于中小学生创客课程教育,叶琛也深有体会。他发言说:“从我的角度来看,创客最终是两个成果,一个是创业、一个是教育,2013年我在美国的杂志上看到的,越来越多的学生和学校一车一车拉着小朋友让我们解释这个东西是怎么运作的,促进作用是比较大的,Maker教育上最主要和核心的目的是为了能促进小朋友的自学性,通过兴趣的引发以及实践的探索才能让小朋友不停在学习一些新知识,而且是自发驱动的。”

     

    “2013年我们跟非常多的中小学老师出了很多创客教育的书,总共有十几本关于创客教育的课程体系,在过去两年里国内有三百多家学校用我们的套件。师资的培养也是最核心的问题,现在的老师能跟着这些课程做,对老师来说是很大的问题,我们希望可以通过更多的活动以及更多的项目,包括线下的创客社区,让老师、学生们可以看不同创客、不同文化学科做出不同项目的感悟,再通过学校里的实践能有更多的创新意识出来,在这个基础上提供一些合适的设备,包括硬件的,包括软件的,像SOL这样的软件,能让他们非常容易去创造一些东西,达到创客教育的目的。”




    上一页:天津认定众创空间达106个 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下一页:没有了
    
    全部评论(0)